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国学解读 > 正文

风雅而今堪唱否?

发表时间:2019-03-21 15-03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中国古典诗歌肇兴于上古,繁盛于《诗经》,绵延至清代,上下五千年,中国诗歌文化从未断绝,对于中国文化浸润极深极广,而它与中国音乐的关系密不可分。杨赛等人用十年时间,从《白石道人歌曲集》、《乐律全书》《魏氏乐谱》《新定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梅庵琴谱》等宋、明、清及近代刊行古谱中,整理出近千首《诗经》《楚辞》、汉乐府、唐宋诗词、元曲等中国古代诗词歌曲,考证这些诗词歌曲的作者、编年及其创作背景;根据宫调谱、减字谱、工尺谱的曲谱和诗词的平仄和意境来译出旋律;为诗词编配钢琴伴奏,保留中国韵味,兼具可听性;创建古谱诗词歌曲教育、表演、创作和中外人文交流协同创新团队,为古谱诗词传承做了大量工作。

  那么,古谱的发掘和激活工作,难在哪里?在整理翻译古谱和传唱经典诗词的过程中,“古谱诗词传承人才培养”这样的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究竟是抢救性地保护,还是能让古老的歌诗传统真正活化为当代年轻人所喜欢呢?近日,凤凰网国学频道对上海音乐学院古谱诗词传承人才培养基地负责人杨赛博士进行了独家专访,以下是访谈实录。

 到底“风雅中国—中国古谱诗词音乐会海外巡演”将走进美国中田纳西州立大学,您是艺术总监,这个活动背后,还有您所主持的国家艺术基金“古谱诗词传承人才培养项目”提供学术支撑,能否谈谈这个音乐会的筹备期有多长,最大的难度在哪里,您认为它对中国古典诗词和歌诗传统在当代的传承和传播,有什么价值?

  杨赛:在去年联国合世界诗歌日期间,我们邀请美国中田纳西洲立大学中国音乐文化中心主任韩梅教授参加上海奉贤国际诗歌节,并举行了“能不忆江南”古谱诗词音乐会,韩梅教授看了后,觉得很有兴趣,希望把我们的课程体系和表演曲目引入到美国。从达成合作意向,到正式付诸实施,有一年多的时间。一年间,我们已经在美国、加拿大、法国、突尼斯、泰国、德国、比利时等7个国家进行巡演,积累了比较丰富的跨文化交流经验。

  我做古谱诗词整理与研究工作已经有十多年了。从2007年开始,我给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开设中国音乐文学课程,2012年起,又拓展到本科生,学生来自声歌系、音乐戏剧系、作曲系、音乐工程系、音乐学系、民乐系、艺术管理系、管弦系等不同专业,分布在博士生、硕士生、本科学和外国留学生等层次。此前,我曾经跟随郭建勋老师、曹旭老师,此后又跟随汪涌豪老师,研习过近10年的中国古代文学,受过一些学术训练,写过一些论文和小著作,拟作过一些诗、词、文、赋,给普通高校学生们讲过好几轮中国文学史,但建设面向世界的中国音乐文学课程体系,对我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上海音乐学院有着深厚的音乐文学传统。1927年,蔡元培与萧友梅在上海音乐学院创建之初,就提出了整理国乐的办学宗旨,十分重视音乐文学教育,先后聘请易韦斋和龙榆生开设过中国词学课程。易韦斋到国立音专教授国文、诗歌、词曲等三门课,后来又增加了国音、文学史、文化史等。萧友梅与易韦斋合作创作的歌曲就有83首。从1928年开始,龙榆生兼任国立音乐院文学教员前后7年,与萧友梅共同发起成立以研究和制作歌词为宗旨的“歌社”。1929年,韦瀚章到上海音专任教,与黄自合作创作了许多歌曲,编写多本歌曲教材。后来,刘明澜开设了中国诗词音乐的课程,以古琴歌曲为线索,介绍了中国诗词音乐的发展脉络。

  从2012年开始,我们在大学、图书馆、讲坛等场所举办了近100场讲演会;从2015年开始,我们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北京、天津、河北等地举办近30场风雅中华诗词音乐会;从2017年开始,我们策划举办“东方美谷诗漫贤城”3届诗歌节。学术界和艺术界一直在努力建构音乐文学学科体系。朱谦之在《中国音乐文学史》中提出“中国文学的特征,就是所谓‘音乐文学’”。要建设听觉形态的音乐文学,突破哑巴音乐史与哑巴文学史的局限,就必须建立中国音乐文学体系,包括中国音乐文学作品选,中国音乐文学史,中国音乐文学理论,中国音乐文学创作与表演四个部分。

  凤凰网国学:您的简历非常精彩,中文出身,硕博都是研究古代文学,但由文学进入经学,由文论、美学、艺术学进入音乐古籍的整理发掘、礼乐文化、乃至古典歌诗的当代活化,这与您的个人兴趣爱好应该有比较深的关系,能否说说您走上这条路的机缘和收获?

  杨赛:2006年4月,我去看望蒋凡老师。刚进门,蒋老师就对我说,你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同志刚把样书拿过来,送你一本。我接过一看,是《诗书薪火: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荣休纪念文丛(蒋凡卷)》,书还没有完全干,开篇便是蒋老师的大作《中国古代文学与音乐》。蒋老师沉潜问学,笔耕不辍,治学广泛,居然把音乐文学作为他教学生涯的收官之笔,对我触动很大。文中收录的10多首古曲谱,有些是蒋老师自谱的,有些是老先生们传给他的,早在4年前蒋老师到湖南师范大学做《中国音乐与文学》讲座时就曾传给我,看了十分亲切。

  2006年9月,我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后,到上海音乐学院任教,蒋老师和其他学界同仁便以发展中国音乐文学相嘱。我们从《白石道人歌曲集》、《魏氏乐谱》、《新定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碎金词谱》、《碎金续谱》、《东皋琴谱》、《梅庵琴谱》等宋、明、清刊行古谱中,精选出一百首曲目作为学习素材,教学生识谱、译谱、唱谱。我们尽量恢复王维国、吴梅、龙榆生等人的歌诗研究传统。我们向上海市政府提“关于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示范基地建设”建议,获得上海市优秀人民建议奖(2014年度)。我们对中国古代的礼乐歌曲进行了整理与展示。获得国家艺术基金、上海市文化发展基金会、上海市欧美同学会项目支持。2006年12月到2009年10月间,我在上海音乐学院艺术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合作导师是韩锺恩教授。韩老师时任中国音乐美学学会的会长,是知名的音乐美学研究专家。我从古代文学专业转到音乐美学专业,跨度实在太大。西方音乐美学我不敢去涉足,中国音乐美学的史料略微熟悉一点,倒是可以试一试的。

  中国音乐美学又分中国音乐美学史和中国音乐美学范畴两个研究方向。中国音乐美学史在以蔡仲德先生为代表的学界先辈努力下,已经取得了瞩目的成就,中国音乐美学范畴蔡先生还没来得及研究。韩老师给我一份由他打印的蔡先生中国音乐美学范畴的讲课笔记。我在韩老师的指导下,参与了中国音乐美学界的多次学术研讨会,撰写了多篇论文,2009年,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份博士后工作报告《中国音乐美学原范畴研究》,探讨中国音乐美学的理论体系及其流变。老实说,要完成这个宏观的理论构建,3年时间是远远不够的。要搞清楚范畴的原始出处和衍生过程,都离不开文本研究。我总觉得,离开具体的文本语境来谈范畴,离开注疏和征引来谈理论的传播与接受,都显得有些空泛。我着手编纂《中国历代乐论选》,作为音乐学系本科生的教材。但这样的工作还是无法让我深入地研究一个文本,无法深入掌握中国音乐美学的核心内容。那么,能不能以一个核心文本为坐标,来描绘中国音乐理论体系及其构建过程呢?能不能找到一个结合点,改变我近年来文学与音乐学分治的状况。如果能更进一步学习,把底子打得牢靠一点,可能有助于我弥补以上这些不足。

  2010年1月,我到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后流动站跟随汪涌豪老师做《乐记》的整理与研究工作。我计划按照《文心雕龙》、《诗品》集大成式的方式来研究《乐记》,这一做,就是七个年头。陈戍国教授说:“两千年来,吾湘人治礼而有着述流布者,无虑数十家,有清以来为数陡增,而可观者数十家而己。郭筠仙不但以礼律己,施礼于异邦,不辱国民,而且勤于著述,不迷信前贤,他对于礼学要算是有贡献的。”我半路出家做乐学研究,也算是无意中步武乡贤了。我的《乐记》研究要不给乡贤和师长、同仁丢脸,要完成自己的学术夙愿,肯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