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博古论今 > 正文

东坡好"戏"

发表时间:2011-01-13 15-01 来源:香港文汇报 【打印】 [浏览次数:]

  生活中的苏轼,也确是如此,常常与朋友相戏,彼此取乐。

  据《东臬杂录》一书记载,苏东坡的好朋友顾子敦很胖,体“肥伟”,外号顾屠。苏东坡因此常常开他的玩笑。一次,苏东坡为顾子敦送行,写了一首诗,其中就有“磨刀向猪羊”的句子,戏顾子敦为“猪羊”。又一次,苏东坡在京为官,一日和他的从官在慈孝寺集会。看到顾子敦趴在桌案上“假寐”,童心大起,挥笔在书案上写了“顾屠肉案”四字,并且喊醒顾子敦,说道:“赶快给我割几片肉。”引得同僚大笑。但顾子敦不但不以为忤,反而对东坡更加亲近,知东坡好“戏”也。

  最出名的,还是众人皆知的“苏东坡遣妓戏佛印”。

  北宋著名高僧佛印,与苏东坡是好朋友,两人经常把酒对诗,相交甚欢。苏东坡对佛印的才华很佩服,但想不通佛印出身显宦,却为什么进佛门。为此,想方设法让他破戒返俗。一次两人同游镇江金山寺,晚宴喝酒,苏东坡故意把佛印灌醉,叫琴娘侍寝。第二天一早佛印醒来,看到同床有一美女睡得很香。心里一振,想一定是东坡的鬼主意,于是,在墙上题诗一首:“夜来醉酒上床眠,不觉琵琶在枕边。传语翰林苏学士,未曾弹动一条弦。”便拂袖而去。东坡知后,愈加敬佩佛印。

  苏东坡不仅与同僚、好友开玩笑,连贵为宰相的王安石,他也戏而谑之。

  王安石做了宰相后,政治上推行变法,学问上他也没有停下。在当时,他引导了一阵“字源学”的研究风潮,并因此编写了一本《字说》。不过他的研究,多有穿凿附会之处。对此,苏东坡深恶痛绝。一天,苏东坡和王安石闲谈,苏东坡忽然问:“为什么‘鸠’字由‘九’‘鸟’二字组成?”王安石一时语塞。苏东坡就说:“还是我告诉你吧,《诗经》上有‘鸣鸠在桑,其子七兮’,七个小鸟加上父母两个,不就是九个吗?”借此,讽刺王安石字源学研究,妄加穿凿的不经之处。

  苏轼,嬉笑之间,表现的是他的真性情;是他的幽默、诙谐,寓庄于谐的风趣人生。让后人识得了一个豁达不羁的苏东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