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那个现实意义的家园,早已被风吹旧了

发表时间:2019-09-02 17-09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这是一部谈话录。刘亮程几乎在用全部的意志与呼吸回望自己文学世界的精神源头,讲述自己对于家乡和故土的情感。

     在刘亮程的眼中,家乡是我们来到世间的原点,在出生的一瞬间就把整个世界给予了我们,从此之后家乡一无所有。剩下的时间,就是我们慢慢用自己不断长大的生命去辨认这个家乡,建构这个家乡。对刘亮程而言,他的内心中那个现实意义的村庄早已被风吹旧,被时间凹破,而今不过是一个被人称为作家的人带着自己内心的家乡在大地上流浪,在文字中索取。而他的文字,有如翅膀,负载着土地上的悲欣与沉重却无比轻盈。

    这是一部自传性散文集。胡桑用一种绵密、紧凑又纵横交错的行文方式展现了一幅少年心灵的丰盛图景。有人说,他描摹、追忆、还原甚至重构了一个故乡,一个位于江南腹地、正在消逝的村庄。但胡桑自己说,这本散文集并不是在写故乡,而是在写他自己的一种认识,因为少时对世界认知的迟缓,所以他想在文学中加速认识这个世界。

     这个叫做孟溪的乡村,被胡桑写成了一个陌生的现代事物。他没有用乡土文学的语调去写,而是借鉴现代诗人写都市的疏离的方式,将曼德尔施塔姆对彼得堡的体验、本雅明对柏林的体验、普鲁斯特对巴黎的体验转化成了一个小男孩对中国南方一个村庄的体验。通过这样的书写,胡桑创造了自己与过去重新相遇的机会。

     02 抵抗逝去与衰亡

    十几年前,袁凌在北京生活着、工作着,突然觉得非常焦虑。他感觉到了家乡的某些变化,这是一种与城镇化同时发生,属于逝去、断裂与消亡的一种变化。他迫切想要回去,回到家乡真实的生活中,于是辞职回乡呆了一年多。在这段日子里,袁凌和一些人相处,也和自己相处,后来陆陆续续将自己的所见所思写进小说,如此有了这本《世界》。

     在这本小说集中,没有所谓的诗歌与远方,有的只是对于一些人与事的见证与记录。袁凌不管这有什么意义,只是想记录下这一切。他写到一个盲人矿工,在这个人身上,他感受到一种强健的精神,世界在崩坏,但他在努力重建自己被毁坏的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看做是一种抵抗乡村衰亡和传统衰亡的努力。《世界》里充满了这样的努力。

     表面看来,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小男孩的成长故事,但其实它写的也是一个家庭如何抵抗价值失落的故事。

     那是上世纪60年代的挪威,柏林墙把德国一分为二,加加林进入太空。那时的挪威还没有发现石油,那时的人们还居住在农村,那时的人们都没有钱,此后,挪威迅速进入城镇化和现代化的进程中。小男孩芬恩在这个巨变的时代里经历着家庭的变故,也经历着种种外在力量的冲击,他发现了一些秘密,也掩埋了一些秘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天真失落掉了,但他并没有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人,只是从一个曾经不谙世事的小男孩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