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抑郁症的哲学面孔

发表时间:2019-08-06 17-08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浪漫时代的忧郁

    天才往往是忧郁的,抑郁症、自杀总是与文学家的形象联系在一起。在文学世界中,“忧郁”时常是美好的修辞,人类学家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有“忧郁的热带”,诗人夏尔·波德莱尔则有“忧郁的巴黎”。

     “我们这些忧郁的人还未到穷凶极恶的地步,也得归功于那位名叫忧郁的夫人管教有加——我们并不缺为恶的心,只是没有门径罢了。”关于忧郁,17世纪的英国有部文学经典《忧郁的解剖》曾风靡一时。这本书的作者罗伯特·伯顿(Robert Burton)学识渊博,性情古怪,在牛津读书时就一直重病缠身,深深体会了忧郁的滋味。他从不旅行,从未结婚,只是博览群籍乐此不疲,还把有关“忧郁”的奇谈怪论与故事素材记在小本子里,最终结集成了一册畅销书。1621年首版问世就受到读者热烈追捧,他生前就再版了四次。中国的梁实秋、钱锺书(钱译曾蒲顿《解愁论》)都是他的粉丝,此外,弥尔顿、济慈、柯勒律治、博尔赫斯、贝克特等大牌读者也受其影响不浅。

      《忧郁的解剖》是17世纪英国文学的一部奇书。同时代的英国学者将其归入到文献学(philology)的类别,因为《忧郁的解剖》旁征博引,书痴伯顿将大半辈子搜罗的古往今来的书籍都熔于其中。

       伯顿的《忧郁的解剖》初版时,“忧郁”正是17世纪英国读者的兴趣所在。忧郁与才智的谜之关联,使人们对忧郁的状态心向往之。早在16世纪,英国旅行者便发现,忧郁症在意大利文人圈中蔚然成风,于是将其欣然引入英国国内。实际上,自文艺复兴以来,忧郁的才华就有了理论基础:作为四大体液之一的忧郁之液(即黑胆汁),会使人生出学术和艺术方面的非凡才能,人们似乎发现,政治家、学者、诗人及艺术家较普通人往往更易陷入忧郁。

      1580年,忧郁症在英国可谓病毒式蔓延,在伦敦,身染忧郁之人还一度泛滥成灾。伊丽莎白时代和斯图亚特王朝早期的文学(尤其是戏剧)中,描摹了大量忧郁的“不满者”。至于生活在这两个时期的文人,其中也不乏身患忧郁症者,如锡德尼、格林、纳什、查普曼、布莱顿、多恩以及布朗等等。忧郁之人竟足以构成一个独特的社会类别,后劲持续数十年之久。

     伯顿大概是为忧郁的一代人写了一部关于忧郁的书,于是这部书才能一版再版。不过,译者冯环也在“后记”中提到,这本书在进入共和政体与王政复辟时期后便不再走俏了;到了18世纪更是湮没无闻——因为,伯顿书中的科学知识已经显得陈旧落后,冗杂绵长的行文也已经老套过时。直到19世纪浪漫主义时期,在兰姆(Lamb)等文人的影响下,《忧郁的解剖》才又掀起了新一轮的热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