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反抗命运的哪吒,原本是个不讲理的权二代

发表时间:2019-07-31 16-07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哪吒之魔童降世》(后文简称《哪吒》)是本月最值得讨论的电影,在很高的工业水准的基础上,它讲了一个流畅的故事,对国产动画来说,这是一次不小的惊喜。但这部电影也引起了很大争议,有观众认为《哪吒》的叙事违背了原著反抗秩序、挑战父权的精神,也有人指出:《哪吒》一方面在呼吁人们打破偏见的同时,另一方面也迎合了人们对诸如“娘娘腔”人群的偏见,而《哪吒》所谓的反抗命运其实非常保守,电影最后还是用温情叙事统合全篇。

   哪吒是一个印度传来的舶来品,历经几代人改造,和李靖(印度佛教经典里的北方护国天王毗沙门天王)一起化身为中国的神,我们现在熟知的哪吒形象,出自明代小说《封神演义》里的12—14回。

    和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在原著里,哪吒既不是反抗父权的代表,也没有真正反抗秩序,相反,他是那个封建王朝秩序改头换面后的天庭秩序的宠儿。

      书中讲到,哪吒是姜子牙的先行官、灵珠子化身,有太乙真人庇护。降临凡间后又得到陈塘关总兵李靖(也就是后来的托塔天王)的喜爱。原著描写到李靖和夫人见到哪吒真身时,是俱俱欢喜。可是哪吒胡作非为,在海边看夜叉“像个畜牲”,就把人家打死了,龙宫三太子敖丙来问责,他不但杀了三太子,还把人家筋给扒下来。

    哪吒爽是爽了,可夜叉和三太子何罪之有?就因为长得像妖怪,就可以被滥杀?这不恰恰是权贵的傲慢和对他者的污名吗?所以在看到这段时,我对哪吒无法同情。

    在原著中,被污名化的恰恰是夜叉、龙宫三太子这些人,而撒娇着、傲慢着的是哪吒,只不过他有李靖庇护,有太乙真人斡旋,而龙王敖光在天庭不受待见,所以哪吒的恶行才被掩饰。

    当然,哪吒有一件事做得很有担当,那就是主观上,他愿意剔骨还父、割肉还母,与家庭断绝关系,以此一人做事一人当。可这不是反抗父权,这恰恰是哪吒对父母有感情,不想连累他们的体现。说到底,原著里的哪吒更像一个纨绔的权二代,仗着自己的神力和背景,射杀石矶,虐死敖丙,给家里惹了一堆麻烦,这才有了“剖腹、剜肠、剔骨肉,还于父母,不累双亲”,以及后来的莲花化身,大闹龙宫,被宝塔降服。哪吒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成长,最终跟随姜子牙,参与讨伐商纣王之战,积功成仙,彻底成为天庭秩序的一部分。

     这个故事,怎么看都和反抗秩序无关,倒是敖丙等人被污名化的过程,更值得现代人深思。原著里,哪吒杀夜叉、敖丙的正当性在于它们是妖怪、长得像畜生,可同样不同常人,敖丙为何就是妖,哪吒为何就是仙,这定义的背后,隐藏着权力运作和偏见的影子,整个封神演义的神话体系里,占有话语权和行为正当性定义权的是神仙,神仙的暴虐被淡化,而被天然视为妖孽的其他族群,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甚至仅仅只因为他们是妖怪,就活该被杀戮。这是一个令人心冷的逻辑,它让我们看到,神仙对公正的界定,其实仍是封建统治者的逻辑。

     《封神演义》之后,哪吒的故事被层层美化,在《西游记》里,他已经是修成正果的神仙,小说说他曾脚踏水晶宫,大闹东海,降伏九十六洞妖魔,保陈塘关百姓之安危。哪吒的暴虐气息在此已经被淡化。

      而真正被知识分子歌颂、具有反抗父权精神的版本,是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哪吒闹海》。这部动画相比原著有几个重要改编:

     (1)深化了李靖作为一个维护封建秩序的官员的形象,细致描写了他和哪吒之间的矛盾。

      (2)耗费篇幅讲述龙王及其手下的恶行,比如故意滴水不降导致土地干涸、命夜叉去海边强抢童男童女等,让龙王一族成为傲慢、残酷的父权社会既得利益者的代表,使得哪吒杀夜叉、龙宫三太子具备了正当性。

     (3)原著里哪吒是个脾气暴躁的权二代,79版动画,哪吒深明大义,为了全城百姓甘愿牺牲自己,相反李靖就显得懦弱、保守,哪吒的革命气质、反抗精神应运而生。

      可以说,79版《哪吒闹海》与封建秩序做了一个彻底的决裂,它内在的革命气质、大无畏的精神,结合动画中丰富的京剧样板戏元素,可见时代背景对它的影响,往后四十年都不再有如此决绝的哪吒形象,因为时代变了,激进的叙事已被温和中产所取代,好莱坞风潮的影响,和中国观影群体口味的变化,潜移默化间也在改编哪吒的符号气质,从为了大义到个人认同,从反抗父权到父子和解,哪吒形象的演变里,有时代价值变化的缩影。

      在这四十年里,仍值得一提的“哪吒闹海”改编是港版2001年的《封神演义》。受限于经费和人力,港版《封神榜》的服装和道具很粗糙,现在看画面也很陈旧,但从“戏”的角度,它做得很出色。它表面上是神魔剧、戏说剧,其实是一部家庭戏(尤其是讲哪吒那部分),是借着神魔的外壳,讲中国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很多观众会对这部剧感同身受,因为他们看到苑琼丹饰演的哪吒母亲为了儿子操碎了心,什么体面都不要了,他们想起的,就是那个操劳的中国式母亲形象。看到哪吒,曾经怼天怼地,为偏见耿耿于怀,后来被母亲感动,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和命运,乃至于后来不惜削骨还父、割肉还母,他们看到的,其实是一个经典的中国少年成长模式,看到一个似乎背负原罪的人,如何在逆境之中,在母亲和二三好友的帮助下,寻回自我生命的意义。

     那些感动人心的瞬间,不是技术的炫耀、残忍的杀伐,而是哪吒在磅礴大雨中被殷十娘边哭边打时说下的话,在还了李家的恩情后,心高气傲又心存不舍的负重前行。甚至苏妲己、申公豹这些“反派”角色,他们的身上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恶,而是人世间与生俱来的成见、一个父权社会对女性的污名和改造……所以,《封神榜》翻拍了那么多次,最让人感动的,依然是技术最糙的香港这一版,因为它真正理解了人心,因为它对每个人都有温情脉脉的凝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