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个人史

发表时间:2019-06-30 17-06 来源:凤凰网 【打印】 [浏览次数:]

     阅读史就是个人史

     在座谈之前,我要讲一讲解志熙教授,这不是八卦,是跟我下面要讲的内容相关的。我们都知道阅读既是带有公共性质的行为,同时也是个人化的有私密性质的行为,所以经常有人问我喜欢哪个作家或者是读什么书,我都不告诉他,说这是个人的隐私问题。

      阅读行为其实跟个人的生活经历、修养及性格有密切的关系。所以我想这一次跟解老师一块来座谈,可以提供一种差异性的对话。我跟解志熙教授都属于研究现当代文学的,他主要是侧重于现代部分,我是侧重于当代部分,这是共同点,我们处理的材料和所遇到的问题也有很多是类似的。

     但是我们也有很大不同,总结有三点,大家一听就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差异很大。第一,我出生在1939年,他是1961年,我们相差有22岁,22岁是什么概念我就不说了,差别是很大的。我生长的年代或者说我形成思维方式的年代基本上是50到60年代这个时期,按照我们的说法是革命时期,就是电视剧里边“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个时期。解志熙老师上大学是在80年代,80年代整个的气氛、环境及文化氛围,跟五六十年代有很大不同。这个肯定在我们的性格里面会留下很多痕迹。

     另外,虽然我比解老师年长22岁,但是一想起来就非常惭愧,他当教授比我早一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他是1992年当上教授的,我是1993年才当上教授。有的人就问我,你为什么那么晚才当教授?我只能回答我不太用功,的确是这样。我记得解老师博士毕业是1990年,毕业的时候钱钟书先生给他写过信,有很高的评价,这个信我背不下来,我只能念一下。他说解老师的博士论文“高见新意”,就是见解是很高的,而且有很多新的东西。“迥异常论”,就是跟平常的观点有很多不同,“既感且佩”,就是既感动又佩服,“悉已金榜题名”,博士当然就是得了状元了,就是金榜题名,“可喜可贺”,“不喜足下之得博士,喜博士中难有学人如足下也” 。这个评价是很高的。大家都知道,钱钟书先生是一个很高傲的、轻易不表扬人的人,但他对解老师的表扬是发自内心的,由此可以看出解老师的学问。这也是一点不同的地方。

     第二,生活地域不同,这一点很重要。解老师出生在甘肃环县,昨天我还查了地图,环县在甘肃东部。环县我没有去过,但是环县的西边的固原我去过。大概是80年代,固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人类不适合居住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非常干旱,而且是黄土高原,我想环县可能差不多。解老师的父亲是一个乡村教师,一辈子都在乡村里面教学,我看过他的照片,像一个老农民一样。但是解老师有很深的家学,就是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对古典文学、传统的一些爱好。另外有一点,他写得一手非常漂亮的毛笔字,他给我的书,毛笔字都是非常漂亮的。这个情况,我觉得对一个人的性格,包括他后来的阅读,都会带来很深厚的影响。我是出生在粤东的一个县城,说起来可能大家也都不知道,就是跟汕头、潮州比较靠近的地方揭阳。我对中原或者西北乡村的印象基本上都是从书本里得来的,当然旅游的时候也会知道一些。所以在生活、观念、情感方面,解老师用现在的一句流行话来说是非常接地气的,而我常常感到飘浮在半空中,所以对解老师来说他没有寻根问题,我一直都有寻根的问题,这也是我在阅读和生活中很焦虑的一个问题。这是不同的地方。

    2

      经历不同会影响我们对很多作品的选择或者是对作品的评价

     这些不同会影响我们对很多作品的选择或者是对作品的评价。最近我跟他通信的时候,谈到对当代两部作品的评价问题,一部是柳青的《创业史》,一部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我们知道解老师对这两部作品评价都非常高,而且从心里非常喜欢,他写《创业史》和《平凡的世界》的文章都是投入了他的感情、体验、生活经历,评价很高。但是我对《创业史》和《平凡的世界》,说老实话并不是太喜欢,或者说我认为它们是当代文学里面重要的作品,但是我的评价不如解老师那么高。

     这个问题经常会被问到,我到别的学校去讲座或者是演讲的时候,已经有四次到五次被学生问到:你的《文学史》里面为什么没有《平凡的世界》?每次我都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2003年的时候,《文艺报》评论部的主任李云雷跟我有一个对话,这个对话有一整版发表在《文艺报》上。其中有一个问题也是谈这个,你对《平凡的世界》是怎么看?为什么你的《文学史》里没有写到?

     当然没有写的还有很多,被问到的还有王小波、王朔,都是初稿的时候没有写,后来修订版我把他作为一个文化现象写进去了。

   但是路遥的小说,记得在80年代给中文系的本科生讲当代文学史的时候,我其实用了一堂课的时间来解释或者分析他的《人生》,但是为什么到了90年代末跟后来写修订版的时候,就没有关注他?这个问题需要我继续思考。因为不断有人问,后来我就说,当代人写当代的作品肯定有很多疏漏,肯定有很多错误、很多偏见——就如同唐人选唐诗,跟后来的唐诗选本有很大不同——我用这个理由来解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