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被「水果」支配的世界

发表时间:2019-06-02 15-06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在新加坡,有一样东西对我来说是不能放过的——那就是榴莲。

  在我看来,榴莲还是要有一点点苦味在。有一点苦味,吃起来才有余韵。

  当然更好的那就是难得一见的野生榴莲,不是人工种植培育,没有经过驯化,那种桀骜难驯的野味,回味无穷。

  还是不多说了,免得大家说我“活在云端”“何不食肉糜”,毕竟我们回到现实,现在大家已经从几个月前还在追求的“车厘子自由”,降级到追求“西瓜苹果橘子荔枝自由”上了。

  这正是因为近期所有水果的价格,都肉眼可见飙升。究其原因,一来可能是由于物价及各种物流成本不断攀升,二来则可能是受到极端天气的影响。

  无论如何,近期的水果价格,几乎已经成了打击到许多人的人生尊严的问题。

  1.

  地位奇怪的香蕉

  最近甚至开始流行一种说法,“有钱人都在吃水果,没钱的才吃肉”。尽管如此,好在还有一种“平民水果”之中的王者,对我们不离不弃——那就是小黄人的最爱,香蕉。

  香蕉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水果,为什么呢?

  首先,香蕉是人类消耗量和产量最大的水果,而且没有之一。即使在人类所有的农业作物里,它都可以排到产量的第四位,而前三位分别是小麦、稻米和玉米。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特别的地方?位列前三的其实都是我们平时常见的主食,或者至少是中国人最常见的日常必要的主要热量来源。

  那么,香蕉是怎么回事?事实上,香蕉也被全球很多地区人民当作一种主食,在亚洲和非洲有5亿人将它作为主要的淀粉质来源,尤其是那些较为贫困的地区。

  所以,香蕉虽然被我们称为水果的一类,但是在其他地区,它其实是日常生活中一种不可或缺的主食。

  但值得注意的是,香蕉其实是不适合作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主食的,原因之一是香蕉是一种非常不易保存的水果。

  我们应该都有类似的经验,香蕉买回后,放上几天很快表皮就会变黑,果肉变烂、变质。所以,香蕉虽然是人类已知的最古老的栽培植物之一,但它离开热带却是很晚期的事情。

  香蕉到底原产自什么地方?看理想App最新上线的全球史大型节目里,其中有一整章就专门介绍有关食物的全球史,其中当然也提到了香蕉。

  香蕉,其实原本绝非是一种全球都吃得到的水果,因为它的原产地是热带。具体产地虽有所争议,但今天我们至少能确认它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南亚一带完成驯化过程的。

  要知道,我们今天吃的所有食物都要经过一定驯化,人工培植和种植,再经由漫长的岁月改造,才变成了我们今天吃到的样子。 

  2.

  所有便宜的东西都是有代价的,

  香蕉也不例外

  香蕉第一次被驯化的时间很早,几乎是在公元前5000到8000年之间,但是长久以来香蕉就在这些热带地区流转,却很难流传出去。为什么呢?

  因为它是一种很不可靠的商品。它的成熟期太短了,对运输的要求极其高,比如需要高明的冷藏技术、现代运输设备以及基础建设,包括一整套复杂的物流过程、包装过程,甚至生产过程。所以,今天我们能在北京或者其他更远的北方地区吃到香蕉,其实依赖的是一种现代技术,这也是全球史能够带给我们的观点。

  接下来可以思考另一个问题,既然香蕉这么脆弱,需要依靠如此庞大的全球现代工业的物流体系支撑,它为什么还能卖得那么便宜呢?

  要明白,所有便宜的东西其实都是有代价的。

  只不过这个代价,不一定是由我们消费者自己在承担而已。

  我曾经和许多人一样,喜欢购买便宜的东西,但后来我越来越发现,今天的市场上有很多东西已经便宜得不像话,但是如此便宜的背后,多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只不过,有些问题可能是不便透露的真相,有些问题我们未必有兴趣深入了解,而且就算了解了也可能很快就遗忘了,这样我们才能活得更舒服一点。

  关于香蕉,也有着许多未被了解的真相。

  首先,香蕉其实有非常多的品种,但是一旦要进行标准化、大量化生产的时候,水果公司往往就要做出选择,他们必然更倾向那些适合长期运输、适合保存、适合种植,最好还容易抵抗虫害的品种。

  曾经就有一种香蕉可谓是香蕉中“王牌候选人”,即大麦克(Gros Michel)香蕉。直到1950年左右,大麦克还是全世界最主要的一种香蕉品种,除了东亚地区之外,欧洲美洲吃到的香蕉几乎都是这个品种。

   但是,今天你可能再也吃不到这种香蕉了,它几乎已经绝种。

   曾经是全球最流行的一种香蕉,怎么会突然绝种呢?因为大麦克遭遇了一场严重的疫病。这种疫病的源头,是一种叫做“尖孢镰刀菌”的真菌,它会寄生在香蕉根部,让香蕉产生黄叶病。

  你可能会问,难道这个病没法依靠药物治疗?没法中止它的蔓延吗?这样一种病为什么能导致全球曾经产量最大的香蕉近乎灭绝?

  原因很简单,因为大麦克香蕉的一大缺点,是无法进行有性繁殖,它是“单一品种栽培”的结果。

  由于全球的大麦克香蕉基因几乎完全一样,所以香蕉感染病菌的几率,以及抵抗病菌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了解一点生物学,就知道这种单一品种栽培的作物种群,缺乏遗传多样性,它患上疾病的风险大大增加。

  也就是说,人类为了实现现代工业以及现代市场需求,就把水果的命运寄托在了“单一品种”上。正是由于这样问题的存在,大麦克香蕉走向了灭绝的道路。

  后来,水果公司又找到了一种香蕉的替代品,也就是“华蕉”(Cavendish),也被称作“香芽蕉”。

  可是,现在的香蕉品种一样存在问题,一样也会得黄叶病。要是疫病的规模继续扩大,这种香蕉也可能面临灭绝的命运。所以,我们今天吃的香蕉,你真不知道哪一天,它忽然就消失了。 

  既然香蕉如此脆弱,我们总该想出一些解决之道。其中一个方法,是通过基因改造。但是这种方法成本太高,推广也尚且存在问题,所以,现在为了让香蕉更易维持,我们很多时候采取的方式并不是对抗、不是进行基因改造,而是直接使用更多的农药。

  所以,我们今天吃到的香蕉,背后未被了解的真相就是:大量农药的使用。如果不使用农药,又难以让香蕉稳定持续生产,而与此同时导致的后果,就是环境污染。

  今天全球几个主要的香蕉产地,比如中国其实也是个香蕉大国,尽管如此,我们生产的香蕉依然无法满足国内的市场需求,所以我们还要依赖菲律宾的香蕉进口。

  菲律宾是世界上第三大的香蕉生产国,而且这整个国家对香蕉是极度依赖的,菲律宾最大的国民收入来源就是香蕉,而它的最大出口国就是中国。所以中国人买不买菲律宾的香蕉,对菲律宾造成的影响其实比想象中要大。一旦两国进出口贸易产生摩擦,菲律宾国家的经济命脉就可能因此遭受严重打击,这也就是所谓,整个国家依靠单一经济的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菲律宾之外,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等西半球国家,一样有着大量香蕉种植地,这些国家对该产业的依赖程度与菲律宾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多的地方都在种香蕉,而且种植香蕉时都在使用大量农药,产生了大量的污染,它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呢?这也是香蕉种植生产地区的极大争议,他们的工人因此产生的种种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