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读不懂陀思妥耶夫斯基 某种意义上也是幸运的事

发表时间:2019-05-18 17-05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周濂的新书《打开: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由上海三联书店/理想国出版。该书的内容来自周濂面向大众的音频课程讲稿。在成书时,他也特意保留了讲稿痕迹。“因为这样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比较强的代入感。我希望提供现场感和对话沟通的感觉。”

  对西方哲学感兴趣的朋友不在少数,但因为它不仅要求有较强的逻辑思维能力,还要对西方文化有深入的了解,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入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周濂表示,至少从他得到的听众反馈来说是这样的。同时,这样的课程也是对老师的考验,周濂说他最初低估了音频节目的难度,后来发现“在课堂上老师会和同学随时交流,也有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的协助,还有PPT的展示,是多方位信息的汇集。但是对于录制音频来说,任何噪音或者碎词儿都会特别刺耳。”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大众视野和文科学界中的西方哲学

  澎湃新闻:看到您会在评论区回复,以及在音频中详细回答问题。您感觉听众自身的哲学知识储备如何?

  周濂:有一批听众很投入,不仅全程跟学,而且每一讲都会提问题。我也发现了几个特别有哲学天赋的孩子。但是大部分听众还是没有哲学根底,尤其是讲到康德之后,他们就会觉得特别难理解、术语特别繁杂。所以怎样将西方哲学讲得平易近人,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澎湃新闻:法国的高中就有哲学课程。

  周濂:对。我在人大课堂上曾给学生念过法国高中毕业考试中的哲学试题,都是非常专业的,力图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和思辨能力,也要求学生具备一定的哲学史背景以及对现实世界的关怀。我觉得我们的中学教育在这方面都是缺失的。

  澎湃新闻:那您在做音频节目之前,有没有参与过其他的哲学普及工作?怎样推行会比较合理?

  周濂:有一些面向大众的哲学普及讲座,比如陈嘉映老师就经常做类似的哲学讲座,他讲的哲学大众都很容易接受。但我觉得,总体来说,目前国内哲学普及工作做得非常不够,这同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思维习惯有很大的关系。在大众文化市场中,中国历史肯定是最吃香的,因为我们是史学的大国。相比之下,中国哲学又比西方哲学再吃香一些,谈到“孔孟老庄”,大家也是能够说上两句的。西方哲学的概念体系、思维方式和讲究逻辑推理的论证特殊性等等,对中国人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

  澎湃新闻:同社会风气的改变是不是也有关系?曾经的“西学热”同样也影响到了大众文化。

  周濂:当年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和萨特的《存在与虚无》都卖到将近10万册,在今天看来也绝对是畅销书的量级。这的确能算作一个时代精神的缩影。购买这些书的人也不一定会真正阅读,但时代以此为时尚。

  但今天不仅哲学被边缘化,整个人文学科也是被边缘化的。即使在大学校园里,也很难遇到人们在日常对话中聊到萨特、加缪和福柯之类的话题,这些问题已在大众视野范围之外。我们当年读大学,这些都是必读书目,并且不仅限于哲学系,都以聊这些人名和他们的哲学体系为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