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遇见世间最有趣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9-04-14 16-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01

  快乐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力量

  苏东坡在湖州的时候,因为作诗被逮捕入天牢,就是历史上的“乌台诗案”。妻子和儿女送他出门,都大哭。

  他却对妻子说:“你难道不能像杨朴的妻子一样,也作一首诗送给我?”

  妻子破涕为笑,他才从家里出来。

  原来这个杨朴是位草根诗人。宋真宗泰山封禅以后,遍寻天下隐士,得知杞地人杨朴能作诗。皇上把他召来问话的时候,他自己说不会作诗。皇上问:

  “你临来的时候有人作诗送给你吗?”

  杨朴说:“没有。只有臣的妻子作了一首诗:‘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

  皇上大笑,放他回家,并赐给他的儿子一个官职来奉养双亲。

  别人是不愿意去做官,吟出这首好玩的诗,而苏东坡是去做大牢,很可能命都没了。他却能说出这么逗的话。苏东坡真是个乐天派,从骨子里来的幽默,让他无论何地都能让人快乐,这种快乐真是种能力。

  在举目无亲、如在井底的黄州,要找到一个可以聊天的朋友并不容易。

  苏东坡忽发奇想,用差不多人人会讲的“鬼”故事给人搭讪。

  他见到街边巷口的闲人,便主动上前,让别人讲个鬼故事,由鬼故事再找到可以聊天的话题。碰到实在不会讲的,他就说─瞎编一个呗!编来编去,编到双方都忍俊不禁为止。

  这种快乐的能力一直伴随着苏东坡渡过那些谪贬失意的岁月。他抖落身上的痛苦,用我行我素的快乐来反抗这世界。

  02

  在世俗的生活中,享受人生的快乐

  苏东坡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吃货。

  他所贪食的美味都不是所谓的山珍海味。在黄州,他把“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的猪肉经过加工,做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东坡肉”,轰动一时。

  为此,他还写了一篇《猪肉颂》,讲述了“东坡肉”的烧制过程:

  “净洗铛,少着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

  传说苏东坡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疏浚西湖,老百姓为了答谢他,送来许多猪肉美酒。他让厨师将猪肉烧好后,连酒一起送给百姓,厨师把“连酒一起适”错领会成“连酒一起烧”,烧成了带有酒味的红烧肉,却出奇地更加香酥味美。

  从此“东坡肉”遂广为流传,成为杭州名菜。

  还有“东坡肘子”“东坡鱼””东坡饼”,都是他的首创。

  苏东坡在59岁高龄时被贬谪到惠州,其生活也很拮据,向他的弟弟苏辙要了七千钱,还经常缺米断酒,自然有点郁闷了。

  当时的惠州经济比较落后,生活水平总体比较低。集市上每天只杀一只羊,除了卖给官府和有钱人家之外,普通人家是很难买到的。

  而苏东坡又喜欢肉食,但又不敢和当官的争,故只能和屠夫商量,请屠夫把官宦人家不要的羊脊骨卖给他。

  他买回去之后,先把它煮熟,然后涂些酒和薄盐,再放到火炉中去烤一烤,羊脊骨竟然酥、香无比。

  而苏东坡却吃得津津有味,说是“如食蟹螯,率数日辄一食,甚觉有补。”

  后来他又发现了这里有一样好东西:荔枝。

  那首流传千古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就是这时候写出来的。他的诗文表现出的状态:在惠州很爽呀!

  这不,又被流放到蛮荒之地海南了呀。

  来到海边,尝到了生蚝的鲜美,苏轼迫不及待写了一封修书给儿子:儿子啊,爹可是偷偷告诉你一个人哈,这海南有一种贼好吃的美味,有空你可要来尝尝,别让那些朝中大臣晓知,不然他们可要争着抢着来这个地方了。

  苏轼这样一番话,似乎是自己得到了大便宜,可真的有这般好吗?

  所有的这些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是日子过一天少一天,苏轼不过再找着一些生活的乐趣罢了。

  当苏东坡以被贬黄州时,好友马梦得去找当时的黄州太守徐君猷,说苏轼如今家中很贫困,看能不能给块地他种;

  徐君猷痛苦地答应了。这块地也让苏东坡一见倾心。本是无名高地,因为位于城东,苏东坡便以“东坡”命名,自号“东坡居士”。自此成为了后人熟知的“苏东坡”。

  亲自耕作,解决了生活上的困难,并深有体会地写出了《东坡八首》诗歌。在惠州他再次遇到困难了,就想到黄州的做法,亲自耕种。

  于是,他便借了半亩地来种菜。苏东坡种菜,是把它当作是怡养性情的一种方式。有一天晚上下了大雨,他就想到他种的菜一定会长得很快。天刚微微发亮,他便急忙跑到菜园里去看,果然所有的菜都长得十分鲜嫩。他把鲜嫩的白菜比作羔豚,想到很快就可以享受到美味的菜羹。

  于是,他便情不自禁地写下了《雨后行菜圃》一首诗。

  苏东坡在生活如此困难的岁月,对生活仍充满着希望,劳动让他体验到人生乐趣。所以他说:“吾与过子,终年饱菜,夜半饮醉,无以解酒,辄撷菜煮之。味含土膏,气饱风露,虽粱肉不能及也。人生须底物,而更贪耶?”

  生活中吃饱喝足,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03

  温暖宽容,与世界温柔相拥

  “我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天下无一个不好人”

  苏东坡热爱生活,喜欢与人交往,朋友遍及天下。他一生没有一个私敌。对那些排挤过他、迫害过他的人,他依然真诚相待。

  来说说那个王安石。

  在神宗皇帝的支持下,王安石拿出“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勇气,铁了心要变法。

  苏东坡反对变法,认为新法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由此得罪了一批王安石变法的追随者。他先是被排挤出京城,后来更因写诗讽刺新法而锒铛入狱。

  人们据此以为苏东坡会记恨王安石,其实不然。

  苏东坡是君子,他与王安石争的是“义”,不是“利”,抛开政见,他对王安石的道德文章十分欣赏。在黄州贬谪期满后,苏东坡曾特意去南京看望已赋闲在家的王安石。彷佛没有政治对立,彷佛没有“乌台诗案”,彷佛没有黄州的五年贬谪──两人谈古论今,相见甚欢,苏东坡甚至有在金陵买田、陪王安石“老于钟山之下”的念头,感叹“从公已觉十年迟”。

  再来说说那个章惇。

  哲宗朝任宰相的章惇,年轻时曾是苏东坡的朋友,后来因政见不同,两人渐行渐远。到章惇当了宰相后,视苏东坡为仇敌,把他一贬再贬,从广东的惠州一直贬到当时国土的最南端──海南儋州。宦海难测,章惇晚年也失势了,也遭到了贬谪,被贬到了边陲海岛──广东雷州。

  听到章惇被贬的消息,苏东坡“惊叹数日”,对章惇“高年寄迹海隅”表示深切的同情,章惇的儿子写信给他求放过他爹。

  他用雷州“地虽远,无瘴疠”安慰章惇的家人。

  在给章惇儿子的回信中,苏东坡说:

  “某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增损也。”

  把章惇多年来对自己的打击、迫害,用“中间出处稍异”一笔带过。

  常州是苏东坡人生最后的落脚点。苏东坡喜欢常州,朋友帮他在常州选了一处住所,苏东坡看了很满意,决定买下。他四处凑钱,等凑足了钱把房子买下后,高兴地在房子周围闲逛。

  逛到村口,他看到一个低头哭泣的老太太,就关切地询问。老太太她的祖屋被儿子卖掉了,原来老太太的祖屋就是他刚刚买下的那栋房子。

  苏东坡没有多想,马上叫人找来老太太的儿子,当老太太面把房契退还给他,还嘱咐他今后要好好孝敬母亲。

  至于房钱的事,苏东坡只字未提。

  后来苏东坡在常州病逝,他最后栖身的地方竟是朋友帮他临时租来的一所小房子。

  他的温暖和宽容,感动了那个时代,也感动着今天的我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