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曾获诺奖的克洛德·西蒙是“无趣作家”吗?

发表时间:2019-01-30 13-01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法国新小说代表人物、198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克洛德·西蒙(Claude Simon)的作品一向“曲高和寡”。除了西蒙自身的传奇经历(在西班牙内战、二战和法国抵抗运动的诸多战役中都有克洛德·西蒙的身影),人们对他的作品似乎并无太大兴趣。

  虽然也不乏有人被西蒙的文字造梦术深深吸引,沉醉其中,但对大多数读者来说,阅读西蒙的小说过程是艰难的,甚至令人极其困惑、沮丧。这种沮丧既来自于西蒙对人类存在状况的独特刻画,亦来自于其遣词造句和小说谋略的大胆尝试。这和传统小说的手法大相径庭,以至于不习惯的读者会觉得自己读了一本“假小说”。人们纷纷给他贴上了“无趣作家”、“不忍卒读”的标签,这些标签使得更多人对其望而却步。

  也许,进入克洛德·西蒙式“造境”的前提是——懂得欣赏绘画,要“能同时既是画家又是诗人那样地工作”。当打开了第一道可能性之门后,便能渐渐沉入西蒙笔下光怪陆离的文学世界中。这世界不断生成与消解,瞬息流变,每个人的感受各有不同。所以同是法国新小说开拓者的罗伯-格里耶曾说,“对西蒙的同一部小说,一百位读者有一百种读法”。

  在中国,虽然早已有《弗兰德公路》《农事诗》《大酒店》《植物园》等作品陆续出版,但对克洛德·西蒙的接受始终很缓慢。近年来,《刺槐树》《导体》等中文译作的出版给了当下读者更多重新认识西蒙的机会。而今年,南京大学出版社“守望者”工作室将会推出西蒙另一部小说《三折画》的中文译本,这本书1973年由法国子夜出版社出版发行,是西蒙第三创作阶段的作品,对于认识西蒙是一个更为独特的文本。经“守望者”授权,我们摘取了《三折画》一书的译后序,和读者们一起重新认识这位长期“不受待见”的作家。(导语:杨司奇)

  “感觉自己像是读了一本假小说”

  在谈到作家和读者的关系时,法国传奇新小说作家克洛德·西蒙(Claude Simon,1913-2005)曾说:“我认为只有我不老是考虑读者尾随我的问题时,读者才能理解我。老考虑读者易懂,那是荒唐、糟糕的事”,他甚至说:“要是我们力图使自己适应一般读者的理解力,那就完蛋了!”

  多年来,“无趣作家”、“不忍卒读”仍然是贴在西蒙及其作品上的标签,国内西蒙研究专家金桔芳老师也曾指出“西蒙应该是在中国最难读懂的外国作家之一”,八年前我第一次接触西蒙的代表作之一《弗兰德公路》时的确深有体会。阅读的过程时断时续,读得颇为费劲,最终读完却仍然似懂非懂,感觉自己像是读了一本假小说。在这部作品中,西蒙的遣词造句和小说谋略与传统小说的手法大相径庭,宏大的叙事、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个性鲜明,形象丰满的人物、传统的心理分析以及语言的规范等等读者在传统小说里的期待与这部作品大相径庭。

  后来,我多次展开文本细读,逐渐对这部作品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此后,我还相继读了他的《植物园》《大酒店》《农事诗》等作品,渐渐体会到西蒙小说文本丰富的层次以及一种形散而神不散的西蒙式的人文气韵,虽然阅读的过程远不像读其他小说般消遣闲适,但潜下心来,也能体会到一种独特的小说美感。三年前,偶得机缘接手翻译西蒙的另一部作品《三折画》,一方面,我力图使自己怀有一种不被归为“一般读者”的雄心,同时,我内心充满了能否准确地把握和理解西蒙作品的结构和深意并在翻译中准确呈现其独特作品风格和人文情怀的忐忑。于是,这种雄心和忐忑一直伴随了整个漫长且颇为艰辛的阅读和翻译过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