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距离他们在长城上的分手,整整过去30年

发表时间:2018-11-27 12-11 作者:阿俏 来源:凤凰网读书 【打印】 [浏览次数:]

   如果说爱情需要仪式感的话,那用长城来分手,应该能位列前茅。

  1988年,艺术家情侣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和乌雷(Ulay)来到遥远的东方。他们分别从山海关和嘉峪关出发,经过三个月的各自行走之后,在二郎山的汇合就是他们分手的时刻,而这一刻本应是婚礼。这个作品名叫《情人·长城》。

  在他们相遇的照片中,乌雷带着棒球帽,留着八字须,很宽厚地笑着,阿布拉莫维奇在他的怀抱中看上去很温柔,她的笑容带着精疲力竭和顺从。那一刻阿布拉莫维奇还是哭了,“别哭”、“我们实现了那么多。”乌雷说道。

  的确,他们的爱情在艺术中实现了很多。1975年,他们惊奇发现彼此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此后,爱情和艺术融为一体,他们共同合作并创作出一系列与性别和时空观念有关的行为艺术作品。令人惊讶的是,长城分手并不是关系的结局。分手、对簿公堂、官司胜诉而闹僵、再次和解……。

  在他们的表达中,情感就是灵感、日子就是艺术,行为就是回答。行为艺术在此并没有和观众产生多大的距离,因为这就是每个人的情感经历:

  《无量之物》是赤裸裸的坦诚相待;从《空间中的关系》到彼此的《呼/吸》是告诉你,爱情是灵药也是毒药,可以浓情蜜意,但也有剑拨弩张的危险;《休止的能量》是爱有多深就有多不公平的视觉体现;《海上夜航》的对坐和《情人·长城》的拥抱则在上演痛苦……

  他们的作品没有全局安排在先,但几十年过来,“热恋-分手-闹翻-和解”首尾相接,环环相扣,兜兜转转的爱情在艺术中交汇成一个大大的圆。

  只是圆圈不圆,一如爱情的常态。

  悬而未决的激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的故事经由艺术的表达,热烈且轰动,他们不断做爱,也不断思考着新的作品。

  《空间中的关系》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合作的第一件作品,他们从相距20米的地方开始,向着对方跑去,两人相遇的时候只是简单的擦过。然后跑回原地,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愈加激烈的碰撞。半小时之后,他们奔跑着冲向对方,碰撞的激烈程度足以使阿布拉莫维奇摔倒。

  乌雷应该没有用尽全力,不然阿布拉莫维奇应该很容易就被撞倒了,他们不想让这件作品成为力量和决心的较量,而是在一个相对温和的暴力中维持一种平衡。但冲撞一直都在继续,原因也许可以理解为是“想要拥抱对方,想要融入对方彼此生命”。

  1977年,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在意大利博洛尼亚举办展览的展厅中空无一物,站在门口的他们就是展品本身。两人赤身裸体地站在门的两侧,直勾勾地盯着对方,名为《无量之物》。

  从显性的视觉感受中,这指向从相识到相熟的坦诚相见。

  这件作品更深层的魅力和神奇在于选择和性别上:选择面朝阿布拉莫维奇还是乌雷?人们犹豫或毫不迟疑地侧身挤过,走去很远才恍惚过来:我为什么选择面向阿布拉莫维奇?

  几乎所有男人和大部分女性,都选择面对阿布拉莫维奇。在乌雷看来,这也许是因为她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正如他们分手12年后,一位女性朋友问乌雷:“你为什么跟她分手?她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乌雷回答:“我想我没那么多魅力。”

  他们的嘴封闭在一起,通过呼吸互相传递空气,几分钟后,呼吸变得急促且渐渐转变为致命的窒息,19分钟后,口水不断从他们的口中流出,两人猛地分开,用力地呼吸,并因为从彼此那里得到的二氧化碳感到反胃。

  这是一个过度依赖的负面展示:当一个人成为唯一的源泉时,一定会有什么发生。阿布拉莫维奇说:“像音乐一样美妙的事情最后变成了毒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