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自在书院 > 正文

“穷,但性感”是人们对柏林的刻板印象

发表时间:2018-11-13 14-11 作者:春树 来源: 凤凰网读书 【打印】 [浏览次数:]

   我每天出门,都会遇到一些乞丐。我住的区,是比较安静的一个区,属于原来的西柏林。可是乞丐一点不少。有固定坐在超市门口的,前面写着张纸。银行那里固定有个男的负责给人开门,手里捧一个纸杯放硬币。有时候我走着走着突然遇到上来要钱的,有男有女。女的大多是外来的,戴着白色勾花头巾,长裙,整整洁洁,胖乎乎,面目和善,说着德语。她主要是向我前面两个人要钱,我也听不懂她说的话。有回我坐地铁回家,遇到一个眼神朦胧的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像是酗酒或吸了毒,抑或是常年睡不好觉,她说德国口音的英语,我心下不忍,又没零钱,给了她五欧元。她看到以后惊了一下,说“Wow, big money.”我走了,还感慨,她英语不错,为什么沦落至此?

  大多数时候,我也没钱,也就不给了。常在国内生活的朋友有所不知,柏林很多地方都需要付现金,包括小店、咖啡馆、洗衣店,甚至有些饭馆也是,自动取款机又不联网,因此手头现金总是不够,得经常取。

  坐地铁时常会遇到无家可归人员,手里举一份他们自己办的报纸,名为<motz>,1.2欧元一份。我买过好几次。其实我看不懂,完全是出于支持。说起来,这些要钱的人里面,女的态度都好一些。男的我遇到过不给钱对方有点愠怒,嘟囔着走了的。有次我和朋友坐在柏林比较时髦外来人口比较多的mitte区的韩国饭馆外面吃烤肉,吃饭的几个小时,居然遇到三拨向我们要钱的人。有一个男的一看就是流浪汉,我摇头说sorry,他居然呸了一下,这下我怒了,大声回复道:“I really don’t have cash!”这些人恐怕也是看人下菜碟。还有一个穿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才十七、八岁的男孩走过来陆续向坐在外面的食客要钱,他看起来像个过得不错的家庭里的普通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去跳舞或者买大麻。

  柏林算是很社会主义很地下的一个城市了,这里的人不喜欢金光闪闪,穿着打扮都努力显示出自己没钱,有时候我穿得好一点,就会遇到许多眼神,好奇、惊讶、鄙夷、羡慕,像一出无声的话剧,也像一份人类精神研究报告。

  很多人提起柏林就说“穷,但性感”,你们到底有没有住过呀?除非真有所体验,亲身体验了“穷”但是“性感”,否则这就是陈辞滥调。很刻奇。这种印象就像“中国人都淳朴热情”一样,是种宣传语和刻板印象。

  另外,许多国家都有“唐人街”,柏林没有。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历史。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非移民国家,华人在德国的整体数量也比较少。据“维基百科”等信息,我发现原来还有过这么一段被人不知的历史:汉堡曾出现过小规模的"唐人街",二战时,纳粹德国曾将中国人也视为敌人,许多华人逃回了国。1944年5月13日,盖世太保发动逮捕汉堡华人的“中国人行动”,并将逮捕的130名华人扔进了劳改营,导致大部分人受到虐待而身亡。这段悲惨的历史不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受害华人也未曾像当年受迫害的犹太人一样得到道歉和赔偿。

  这是一座处处有历史痕迹的城市。也是一座努力反思历史的城市。最近几天我出门时,经常会在不同的楼门口看到蜡烛和鲜花,仔细一看,地上还有钉着小小的铜板纪念章,上面刻着德语,有日期,有名字。回家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纪念1943年被驱逐出境,后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受难者。还有人贴了张小小的传单,上面分别用德语、俄语、英语、波兰语、土耳其语、罗马尼亚语写着“祝福”,其中土耳其语的原意是“逃之夭夭”。

  在我看来,这座城市是道依然在流血的伤口。东西德统一之后,柏林文化上的自信并没有像政治制度一样重建起来,这座城市尤其在意“意识形态”。文化总是比政治更慢一步。一座孕育过众多哲学、文学大师的城市沦落至此,不得不让人唏嘘。尤其是美,关于美的一切都曾被打碎过。对于“美”的理解和接纳度依然是比较初级的,比如说性感吧,从整个市民的角度来谈,朦胧的、高雅的、含蓄的性感在这里并不多见,我们无法将它与巴黎的优雅、纽约的活力及伦敦的时尚创意相提并论。

  一座城市太重视意识形态了,文学受限就是理所应当的结果,文学是需要环境的,它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在这里没有一个文学上的朋友,他们大部分都是艺术家或者是做古典音乐的。这与我们天生与德国气质不符有关,与语言也有一定关系。我不会德语肯定是个障碍,除此以外,经长时间观察,这里就没有牛逼的当代文学。没有先锋诗歌。在柏林有名的中国作家和诗人,都属于上世纪流行过的那一拨,他们现在还写不写都是回事儿。中国的文学唯一还能与世界文学相提并论的就是当代诗歌,也就是口语诗。口语诗在国内也常常被骂,甚至是当代诗里唯一被骂的,在外国的中国诗人在写作意识上还停留在他们出国的那一年,我无法降低自己的文学审美跟还在写抒情诗的诗人交流。文学并非得到名利的手段,我的目标是探索文学的可能性,尽力开拓文学上新的空间,哪怕并不被众庸众所理解。写诗数十年,我只得过两次奖,一次是李白诗歌奖银奖,一次是2016年磨铁诗歌节十大诗人。都是民间奖,官方的奖我想也不想,的确,从写法到文学审美上,我秉承的是“现场感”和“平民主义”,这或许也是我们互相看不上的原因。

  在“李白诗歌奖”和“磨铁诗歌节”的颁奖现场,伊沙说出“春树写了这么多年诗,从来没有得过一次奖,这是中国诗坛的耻辱!”这样的话。回溯写作最初,那时候我还是个学生,在现在早已不在了的“方舟书店”,看到伊沙作品集的三卷本《野种之歌》、《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和《一个都不放过》,像打开了一道天门,这是给了我启蒙的写作之书。从最初的《世纪诗典》到现在的《新世纪诗典》,伊沙每天推荐一首诗,风雨无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七年半以来天天如此,简直是个奇迹。通过《新世纪诗典》,也包括沈浩波主持的《磨铁读诗会》以及其他口语诗人主持的网络诗选,通过一点一滴的行动和努力,让许多被埋没的民间的诗人们得到被作品被阅读的机会,这就是我的同行者和榜样,这让我即使在国外,也并不孤独。也祝福柏林,希望它有一天不再伤感,用更光明更正义来战胜那段黑暗野蛮的历史。

 

 

 

 

 

- End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